第95章 九十四.雪落大幕起(二合一)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4700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时日后推,京州无事,大离之外也听不着风声。

至多就是有传闻说鹿州来了只很漂亮的狐妖,据说是好看到祸国殃民的级别...

八扇门的早报上还有画像,只可惜林不玄还没看两眼就被周倾韵抽走了,以免得被魅惑走火入魔为由被她当场捏成团给丢掉了。

她恨恨道:“你要喜欢妖女,可以让人去扮,本宫甚至可以给你...抓一把绝色少女一人一个花样,但...真妖修不好,尤其是这种狐狸精。”

想来还是有些偏见,林不玄当时也就顺了她的意点头说以后不会犯,总不好说已经有一头嗷嗷待哺的青龙了吧?

“铛”的一声响,大幕终于拉开,万千绸带在长安城的前殿之上翻飞,像是一场彩雨。

林不玄也收了收心念,探头顺着绚丽的缎带往下望。

从长安到皇宫的这条路上如今是万人空巷,百姓也好,修士也好都在赶往都城前殿,吵吵嚷嚷的声音就像是滴水坠入滚烫热油。

纷乱,但是热闹。

——

天子论座,三年一届,还断了两届,谁都猜的到这一届势必会不同凡响。

近十年的江湖风雨摇曳,天之骄子如雨后春笋般冒头,大离的渡劫桎梏,也快到了破局的时候吧?

天下的宗门论座的位置口头上排了又排谁是一流谁是二流,都是空谈,而今天才是权威。

偌大的皇都前殿上人头攒动,除却正中央新建的演武场之外,每个角落都坐满了修士,四通八达的长街上才轮得到百姓驻足痴望的。

——

所有靠边的酒楼茶楼的价格都涨疯了,好在林不玄当日在周倾韵的太清殿把完她后就火急火燎地下楼找赵红衣这个有的是钱的凯子低价租了好几间。

如今这积压这么多年的天子论座终于要揭开序幕,十年,修士眼中或许白驹过隙而已,但放在大离普通百姓的一生也就四五十年。

林不玄想过肯定会疯涨,但他原以为楼阁上的价格比平日里翻个百倍就差不多了...

奈何还是地主老板多啊,自发竞着价就轻轻松松破了千倍,甚至还有点有价无市的感觉了,林不玄倒是在台上看下面打破头的样子挺好笑的。

平日里的楼阁一间也就几两银子,如今翻了几千番,林不玄如今是眉开眼笑,念起当时毁他清誉的早报:

《震惊!国师大人竟是快枪手?一早上拉着皇女连逛十几家酒楼已成事实》也无甚所谓了。

这帮豪绅铆足了劲地想看仙子一眼,殊不知天下那么多仙子现在都在踮起脚尖看林不玄。

这帮没头脑的豪绅掏空了家底远远看两眼的仙子靓影,私底下却会为了在林不玄面前争宠而互相角力讨好逢迎...

家底还进了林不玄的口袋,这未免就有些...

——

皇宫前殿之上,高耸的楼阁能将前殿围个大圈,整个前殿都在脚下,百分之百的光景尽收眼底,这是顶流实力乃至一线势力以及朝廷中人落脚处。

朝廷斥巨资,杜门兢兢业业打磨了好几年的,顽玉、机括、齿轮,精密得令人咋舌。

好在天子论座期间皇都禁飞,要不然肯定会乱套,这抬高楼阁确实是妙想,要实现也是个大工程。

——

林不玄的身旁坐着两个女人,两身极为夺目的凤衣,一身淡黄,一身是跳眼的大红,正是大离的太后与皇女。

她们螓首上戴着大堆的雕玉金钗,高高盘竖起的青丝上泛过耀眼的日光。

这样的装束单单拿出去都显得太过艳丽且喧宾夺主,但在这两位女子的额上,却是十分相得益彰,非常契合,甚至还有些及不上的意味。

有珠玉在侧,本应该是舒适惬意之际,林不玄倒是觉得如芒在背,对岸远远的有几对目光灼灼,互相交锋,火光迸射。

在世人眼中,裴如是清冷的眸光里带着肃杀之意,而太后陛下则是眸光如刀般将之截下,我呸!

林不玄个臭吃软饭的!

实际上,两人不是在交锋,而是在交峰。

——

林不玄聚气会神,眼神兜兜转转念着天子望气术观览四周。

他终于与一束直直望过来的目光相撞,那个顶着双马尾的白毛小妮子冲他盈盈一笑,然后摇摇晃晃很乖巧地伸出手比成爱心状。

苏若若还是很可爱的,学也学得快,林不玄一点就通,很灵性。

他告诉若若说在他故里比这种手势是问好,这小妮子倒是全信了,还蛮令人感动的。

“还是若若可爱...”

林不玄听着楼下大片的“苏小主糊涂啊...”的声音低声喃喃了一句。

身旁有冷哼声淌过,手还被周倾韵打了一下,林不玄颇感没面子,正好皇城“铛铛铛”的钟声响起,所有的眸光落定。

赵元洲叽叽喳喳的话已经讲完,一席黑水龙袍缓缓踏开,像是长安城当夜被斩的那条蛟龙。

二三流的年轻一辈已经开始拜剑,声浪刚退,绚丽的功法剑术即刻绽放,在一整个演武场上交错。

没有分擂,说是有乱世江湖气,但谁都知道这是看低了一线,不过也是,都是金丹没到的年轻一辈打斗能有什么意思?

林不玄个踩在练气门槛的菜鸡倒是用天子望气术看得津津有味,赵红衣还随口给他解说两下。

只可惜林不玄没找到那个什么大刀门,不然也能自己揣测一下自己的实力层面。

一炷香刚过,皇城的钟再响,演武场刀光剑影已止,高下已分。

低境界修士的比斗还是快的,功法差距加上境界,混战之中又很考验实战经验,一炷香刚刚烧完,两边隔开的场地上只有寥寥几人还站地笔挺。

天间无雪,只有长风阵阵。

林不玄看得心里头有点儿燥热,有点儿“燃起来了”的意思,差点儿想抱着逐鹿跳下去。

逐鹿这柄剑是真蛮有意思,一柄双柄剑,合剑能当巨剑使,分剑能当双剑,只不过他如今的修为...

周倾韵支开了赵红衣下去打擂,她倒也丝毫不避讳江湖中人的眼神,踏踏实实牵过林不玄的手,认真道:

“别冲动,你已是此獠当诛榜首位,虽然江湖中没人敢动你,但这比武,多的是人想‘失手’。你若是剐蹭一下,这有多少仙子要跳脚?你知道之前与你拜剑的那个大刀门不?”

林不玄点点头,又有些不解,听周倾韵接着道:

“你刚刚入宫苏若若就以打坏了你的衣袍为由,偷摸着将大刀门屠了个干净,她还去月满楼捉人了,说谁敢再传她当日的衣着被她晓得了必将挖眼割舌...”

林不玄耸耸肩,有些无奈,妖女心性是那么好改的么?

他努努嘴,轻声问:

“那姐姐是要我去扯着若若辫子教训她啊?”

周倾韵摸摸下巴,总感觉这话怎么有点儿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只是道:

“不是...苏若若她虽然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她是个好女孩儿,对你如此上心,弟弟可不能辜负她....”

林不玄有些愕然,然后点点头,转了话题,“二三流博弈就分隔两半战场就完事了?”

“天子论座,真正要讲的其实是天下的排位,营收了多少,百姓里的口风如何而已,你说的不错,民心才是一切。”

“所以别看执柳宗分舵遍地开花,她们被传杀人成性,实则根本不杀任何一个凡人,杀的都是修士,甚至还有些劫富济贫想行为,所以她们管辖的地域里的百姓还挺忠心的,也所以你能看了苏若若之后活下来。”

林不玄一惊,“姐姐怎么知道?!你从寒山就开始偷窥我了啊?原来寒山我们就见过了...”

他才不通透,只能模棱两可地哄这位周姐姐。

周倾韵的眸子果不其然亮了亮,她压低了声音说了句很意义不明的话:

“还要早,还要早的多。”

“所以这二三流也好,顶流一流也好,所谓的弟子对决,只不过是个走个过场讨彩头,至多也就是看看如今天下的五个顶流宗门未来新星的实力而已。”

“红衣居然能和柳半烟战平?”

林不玄颔首不多琢磨,眸光很快被楼下的拜剑所吸引。

赵红衣手中红绫缎飞舞,她像是一阵绯红的风,与柳如烟的剑互相交错,一炷香烧尽两方不相上下,都没有一点下风显露。

“你别看红衣把自己摆在花瓶的位置就把她看扁了啊...人家再怎么说也算得上年轻一辈的一流。”

“一个老女人一个五年前就被吊打的菜鸡有什么可看的?看本小主看本小主!我功法大成啦!”

林不玄手上一烫,苏若若兴奋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

他抬起头,对岸的小妮子冲他嘿嘿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而她旋即翻身下场,像是流星一般坠落在一干天之骄子的正中央。

周倾韵皱眉。

是的,她听到了,一清二楚。

虽然修为动用不了,但五感之类的还是渡劫境的。

老女人?!

亏本宫刚刚还帮你说话!

周倾韵哼了声,戳戳林不玄,轻手轻脚捏了道隔音的法术,

“你们的计划的时候是天子论座?赵元洲如此拉扯时局,你能有权术造势与他同台对跳?里应外合的了?”

林不玄点点头,“你攥着玉玺,我攥着你,玉玺就是朝廷最大的权。赵元洲有兵,可裴如是强的不讲道理,而姐姐你就是本家一等一的内应啊...”

“那姐姐的棋局易主了,姐姐后悔么?”

“其实还好。”周倾韵清声嗫嚅。

她心中“原来内鬼竟是我自己?”的念头一闪而过。

她眸光转向坦然,“姐姐我对于权御的向往早就已经过了...且当年不过是心里的落差感难平罢了,如今本宫残躯只余下三年不到,宿命逃不掉,天下是谁的不重要,本宫想任性,那就任性。”

林不玄神色一顿,说:“好。”

——

苏若若真的很强,很有裴如是青春版的意思,顶流宗门如今一共五家,她本来轮空,结果特别胆大跳下去一打二。

不得不说她的剑又精进了不少,一打二天骄,甚至还有闲心给林不玄眨眨眼的。

周倾韵点给林不玄看说她手上那柄剑叫做“断鹤”,是江州名剑,二十五年前失窃,原来是在裴如是的手里。

苏若若单手拨剑,面前两人交错,九亭寺的和尚和音宗的神子,都是男的,所以她下手是一点避讳都没有,既然不是女的,就不用担心林不玄这家伙见色起意...

音宗的长笛古琴在亭台之下以交错的乐声交织出一层肉眼可见的薄薄云海似有遮云蔽日之意。

而那和尚武学很纯粹,一根长棍上光华跳动,虎虎生风。

这两人一攻一守,苏若若猫着腰闪躲,看上去是托大被反打。

然后她跳远两步甩出一剑。

林不玄挺震惊的。

因为他认得这一招,这剑叫做:有凤来仪。

林不玄只在苏若若的面前打过一次,没想到她已然融会贯通,这是真天才啊...

苏若若手中的断鹤长鸣,清光摇曳,如山般的剑风在那云海之上斩出一道裂痕,无尽天光刺入间隙。

终于,整片云海坍塌崩裂,往后的剑气不减,落在那将要临面的长棍之上。

苏若若莞尔一笑,背身收剑。

那节长棍的中段上才是发出“咯嘣”一声。

偌大的擂台上倒飞出两个身影,而苏若若乖巧地立在风中,背后是绵长的钟声与浪涛般的呼声此起彼伏。

“愿我大离,国运昌盛,福祚绵长!”

“愿我大离,国运昌盛,福祚绵长!”

像是所有人都在为她欢呼。

她将是往后人间第一流,而她正背手交叠双腿交错,鞋尖点地,仰起高傲的娥首与楼台上的林不玄四目相对。

这一瞬间,全京州的修士百姓都开始艳羡情愫了。

——

周倾韵忽然拉过林不玄的手,神色微变。

“怎么了?”林不玄抚了抚这双柔夷,周倾韵的反应不似是吃味,她一向都挺大度的。

天际间开始飘起白羽。

周倾韵的手骤然一紧,低声喃喃了一句,“雪国,狐狸,本座早该想到的,皇宫里的内鬼不止你我,还有赵元洲。”

周倾韵的手有一次跳上了刀柄。

云幕之下,浮现出一大片茫茫的素白接天而来,伴着纷扬的雪,刺入所有人的眼底。

(本章二合一,这章过渡吧,感觉哥们好菜啊...不过马上就能一血了,可能明天,或者后天,掷骰子去了)

(感谢唉菊一生,淡墨初染,默笙墨好兄弟们的月票)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