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八十六.晚来天欲雪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516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林不玄感觉他越来越融入到大离的大环境中了,最起码是心态与他所处的高度慢慢对位。

他第一次见修士杀人还是在寒山,有个用黑色缎带将自己裹得比木乃伊严实的女修站在小肆里白看被他赶了出去就拨刀以“有人想轻薄本座”为由杀了个人,然后扬长而去。

林不玄当时除了心惊就只剩下反胃,而修道之后回想起来是一点心悸感都没了,就记得那女修身材还不错了...或许这就是道心所致?

而如今眼前是人间修罗,刀光血影纷乱,业火与叫嚷声重叠,林不玄等人立于外围,其中的景象看的通透,也听的透彻。

如此情形令人胆寒发怵才是最正常的,可林不玄连面色都没改,他心底里甚至一丝波动都没有,比赵红衣还要平静几分。

适时有人夺刀从云层深处点雪而下。

雪花徐徐而落,坠入业火中烫出缥缈的白汽,仿佛长风已经作罢,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柄仿佛接天而来的刀上。

刀剑皆寒,但这柄刀却蕴含着一种别样的温和的美感。

林不玄眯起眼睛从那双傲人的长腿上挪开,挪到这柄刀上,淡青色刀袖在风中作响,雪落刀口瞬间消散不露一滴水珠。

是把好刀,但还不够好。

这柄刀放在人间,那估计是绝品,但握在这个女人的手中,却有一种深深的格格不入感在翻涌,当然,是这柄刀配不上这个人。

凤雀在她淡色宫装旗袍上奔走,本欲跳眼,可却应那容颜而显得几分黯淡无光,比雪还白几分的腿藏在纱衣之下朦朦胧胧,反而更显些微看不通透的妩媚。

赵红衣当即惊诧到伸手掩唇,却仍是失言道:“皇祖母?!”

除了林不玄,在场所有人心中的感受与赵红衣如出一辙。

一样的讶异,一样的惊惧。

有人会来救场当然可以理解,距离年关的时日无多,长安城中各类宗门门徒不少,镇压修罗这种极为出风头的事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赚风声。

但...为什么这人会是大离当今太后?

难道她修为褪尽身中奇毒是假的?

这是借着年关来给朝廷立威?

——

周倾韵这个名字早就成为一个故事的落点跳出无数人的视线了,即便是天子脚下的长安城也不例外。

就像是林不玄鹿州所说的,纵使八千里雪路也终有化的那一天,曾经周倾韵立足的江湖,如今不知道是改朝换代多少次了,游鱼褪尽,已经见底。

当年即位太后修为散尽,退隐江湖,这是她桀骜一生的句号,而今日她沐雪而来,就像是故事还没说完。

——

“呛——”

一声炸响,周倾韵手中的长刀当空坠落,斩碎落阳余晖,长风截断,三柄刀的刀口相撞,碰出灼目的火光。

半猿妖修抬起头,一双兽瞳中除了深红色的杀意之外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它只晓得双刀挥舞,那是极端杂乱无章的刀法,没有分毫大离武道崇尚的质感。

“铛—铛——铛铛铛铛——”一连串的响动,带起连绵的火光,太后的刀只竖在地上,她还未动,那两柄双刀就迎了上来。

林不玄都看得出来,这刀法分外凌乱,基本就是在瞎砍。

但...却是意料之外的十分强势,按照苏若若的说法,所谓修罗,那就是满眼只于杀意的生灵。

就相当于自愿跻身入魔,不死不休。

元婴境修罗,大抵能算半个分神境。

可周倾韵当年的实力起码是渡劫境。

分神?

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

林不玄心中也曾猜想过一瞬间的,太后会不会是藏着修为故意卖破绽的?

但...没有理由,身为渡劫境一方奇才,有刻意潜藏这么多年的必要?

一方修士,故意压制一身修为,无异于忍辱负重,何况还是渡劫大能...

周倾韵柔夷胜雪,她一反手,数百年的刀技炉火纯青,一式非常简单轻巧的竖劈,她出刀的速度很慢,像是一阵晚风,可落在那妖修暴动狂躁的刀气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御道旁千年老树折腰的刀气只能使她的衣摆掀起些微幅度。

周倾韵小踱一步,清光一滞,刀已归鞘,夕阳与两柄残刀刚刚坠落,夜色与如柱血泉跳入眼睑。

她缓缓呼出一口气,终于回头,众人俯首连声叩拜称:

“庶民拜见太后!”

“谢救命之恩!”

“小王该死...家父定会妥善赔礼,还请太后开恩!”

有些聒噪,不是她想听的。

周倾韵的眼神跳脱,有人站着只是拱拱手,她忽然笑了,“国师大人瞎逛...”

周倾韵念叨着念叨着忽然喉头一甜,喷出一坯缥缈的血雾,她提刀撑地,险些半跪。

林不玄急步上前将她搀住,华贵的衣袍上依旧不带一丝血迹,周倾韵咬着唇,想强硬地站起来,然后脚步一错,像是往他怀里蹿了蹿。

有人抬头又即刻颔首。

周倾韵知道被人看到了,肯定会被非议,但...本座是周倾韵,不是太后。

“扶本座回宫...”

“好。”

林不玄一只手搭着她肩一只手拿着她的手腕,周倾韵借由那双长腿的功劳,她的头正好能轻轻靠在林不玄的肩膀上。

两人亦步亦趋,月色笼罩长安城,洒在长街上,背后是纷乱的脚步声与交谈声,天际无数飞来的遁光在两人的眼中交辉。

就像是林不玄穿越前看过的影视片,这边都打完了,那八扇门啊,散修啊,正道魔道之类的才姗姗来迟。

“本宫又救了你一次。”周倾韵缓缓撇过头,努努唇,半倚在林不玄身上,有气无力。

林不玄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又”是什么意思,仍是点点头:“谢谢你。”

周倾韵再度望了他一眼,眼中流露点点惊疑,又糯糯道:

“你不问为什么...你早就知道我在?”

“我与周姐姐心有灵犀。”林不玄笑了笑。

“这条路...好长。”长安离皇宫其实很近。

“好大的雪...”

林不玄“嘭——”地张开一柄纸伞,将二人囊括,天际间的雪朵小的其实都快看不见了。

周倾韵第三次望了望他,心中猛然一跳。

“晚来天欲雪,能牵小手否?”林不玄的话还挺轻佻。

周倾韵白了他一眼,怒道:

“滚!你将本宫当什么人了?”

皇城雪夜,有人并肩依偎着双手交叠缓步回宫,打着一柄亮堂堂的油纸伞,看不清人影。

(这章感觉勉勉强强,前两章太差劲了,可能是最近太忙搞得我状态稀碎,我讨个休息日去看着处理一下吧)

(感谢名字数字好长的书友兄弟的两张月票哈)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