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大就是好!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657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林不玄是万万没想到。

车马的速度能有这么快,楚州行往大离皇都京州,那是横跨两州的距离,居然只用了一夜,修仙的好,难以言表。

早听闻这元婴境的修士便可随意御空而行,日行千里,但这顶流宗门的出行座驾,那是日行千里能比的?

林不玄本还想着这皇都那么远,虽然自己要见的是执柳宗顶头上司,这天下修为绝巅的妖女头子,但...赶路总要个好几天,套套苏若若的话琢磨琢磨应对方案肯定是足够的。

而今夜月朗星稀,感受得出苏若若也是一枚老司机了,这车速匀称得很,正适合小憩。

正所谓:遇到困难睡大觉。

然后林不玄舒舒服服一觉醒来,睁眼就见苏若若正低头看着他笑眯眯道:

“你醒啦?已经到京州分舵了,看你睡得如此踏实,果真是一点不怕本宗与那此獠当诛榜?”

而马车外响起一片整整齐齐的女声:

“恭迎少主归宗!”

林不玄当场打了个激灵,不怕?那怎么不怕?这老妖婆大离有人不怕?!

怕归怕,但林不玄也只能被苏若若一路领往这执柳宗分舵的正殿。

苏若若只是在前走,也根本没主动去扯林不玄,但林不玄脚步跟的很死。

因为这分舵大道周围那的确是莺莺燕燕,只不过侍女也好,师姐妹也好,一个个见了林不玄都是目露凶光,更有甚者还舔了舔嘴角,看样子是真要吃人!

少主救我啊!

苏若若当然有所察觉,朝着后面举起林不玄的手,他的掌心中那道印很是夺目,一干妖女皆是收回目光,颔首低眉,毕恭毕敬。

林不玄隐隐察觉一丝不对头。

————

随着一路活泼娇蛮的苏若若忽然毕恭毕敬地对这殿中首座作揖道:

“弟子苏若若拜见师尊。”

林不玄抬眼的当场受到了今日的第二次冲击,与自己心中的所有思量揣摩完全背道而驰,算是始料未及,但...意外的...还挺好?

要知道,首座上的这一位可是执柳宗的当代掌门人——裴如是。

按武力值来算,当属大离九州绝巅大能,一根手指头勾勾估计就能要了他的命。

让林不玄感到冲击的并不是这裴如是的武力值,而是这坊市间口口相传修道百余年无恶不作的老妖婆,居然生得如此沉鱼落雁,宛如落入人间之谪仙。

你说她是苏若若的师姐我都信!

林不玄心里巴不得给自己抽一巴掌,我就晓得外界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不能信啊!

你说这天下绝巅的大能,哪是随便一个凡人能亲眼目睹的?

我就晓得这修道者活个千百来岁轻轻松松,那数百年才哪到哪,能显老?

座上的女子雍容华贵,胸襟宽广,有容乃大...大大大大大!

“若若,本座让你去逮宁羡鱼的回来,怎寻了个男人回来?本座依稀记得,这圣女不该是男的吧?

还是说,若若你在这多事之秋,把本座的叮嘱的话当了耳旁风不成?

男人呐,都该死。”

裴如是玉腿高高架起,整具波涛汹涌的道躯斜倚在座把上,单手撑着头,话语间读的出漫不经心。

但她的眸光仔仔细细与林不玄对视一眼,而后转眼继续落回到苏若若的身上。

后者的双手轻轻捏着衣角,似乎是有点点紧张。

林不玄动态视力很好,但他目不转睛的同时也冷汗浃背。

苏若若虽然说了要保他不死,但要是这裴如是执意要杀,那怕是她都反应不过来。

“若若你还小,遇到些油嘴滑舌的自然容易听信了去,你看这家伙眼神还不老实呢...暗中砍了吧。”

裴如是接着说,眼神下移,与林不玄的目光相撞,然后她挥了挥手,身旁的侍女缓步向下,手上兵刃寒光已现,看样子是要就地正法了?!

不是说好的暗中吗?

“师尊的话我当然记得,但师傅你不是也说了让若若出山历世渡情劫,弟子以为,这家伙没修为,正合适...”

苏若若踏前两步,站在林不玄的身前连忙道,侍女停步回望,似乎是在等裴如是的意思。

“你怎么敢的啊?”

细微的声音传入林不玄的耳中,是苏若若的,估计是传音了。

林不玄有点儿无奈,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我的眼睛自己往上看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嘛!

谁让你师傅身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还不好好穿衣裳!

我是个正常男人,又没有修什么葵花宝典,目不转睛,这不是表示我对咱师尊如潮水般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

“确有此事。”

那首座妖妇缓缓点头,“不过...既然是情劫么,那最简单的渡法就是生情后根绝,直接斩了也不失为一个法子,反正这家伙只是个凡俗。

若若,你以为呢?”

裴如是上下打量林不玄的目光如刀,这不是夸张,是真的如刀,林不玄能感受到面上一阵生疼,比之冬月的寒风还要刺骨得多。

然后她把话头重新抛给苏若若,似乎有所让步的样子。

“唔...师尊你别以为林不玄他只有副皮囊,其实还有些功底,那宁羡鱼莫说是道心崩裂动摇,直接跳出锁心大法的基底都有极大可能,此等功劳这家伙起码占了一半有余。”

苏若若稍稍向林不玄退了半步,一本正经回答,

“而且...他还说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于谋略颇是有所了解,师尊,咱们宗不就缺一先生之位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瘦死的骆驼得来全不费功夫?

总之现在眼瞅着此届天子论座将至,您前些日子还有些微发愁来着...弟子这是全权为宗门所想,如今乃是用人之际,绝不是帮他说话。

况且...弟子也没不是什么能被几句话俘获的小姑娘家家,这家伙能让本小主动心?我都不信!

总之师尊,若若的看法是能压榨就压榨干净喽,管它什么世俗,反正我都逮回了宗,就这么砍了怪可惜的,待至明年入春再斩也不迟。”

“哦?”

听罢苏若若的话,裴如是终于是双腿摆正,姿态也调整了些许,一双凤眸再度扫过林不玄,轻咦一声,不置可否。

裴如是这修道百余年,能成魔道之巅,当然也是人精一枚,自家亲传弟子苏若若向来什么品信自己早就摸透了。

娇蛮成性,下手果断,心狠手辣,能以武力解决的事绝不动一下脑筋。

但...她也很听话没错,日夜耳濡目染男人之恶,没想到由于自己随意一句“情劫”直接就白给了?

裴如是的确有些气结,还真是有一种自家辛辛苦苦一年到头眼瞅着大白菜要有收成了结果这白菜自己拔腿送到了人肚子里的感受。

不过林不玄也是真没修为,当然不可能在她裴如是的眼皮地下弄虚作假。

裴如是结束了片晌沉默,媚声笑道:

“既然若若要留林先生,且言之有理,若是先生真有实干,留在本家也无可厚非...”

“不如请先生小露两手?三息之内,本座出题,先生作诗两句,可否?”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