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六十四.青龙?绿龙!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393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潭边素白的天鹅般的少女仰长了脖颈,娇躯弓出一个很曼妙的弧度,顺着她的微声轻吟,掀起满园旖旎。

分明依旧是枝未折花未落,却也惹得这潭面上推出徐徐的微波。

而后,天际的顶点开始依稀落下几点雪,在湖面上坠出些许小而雅致的涟漪,闲散的雪像是初春的梨花,一点不寒,反而十分温润。

正如苏若若绯红未退的面颊,她无力地伸出手去摘雪花,身子在林不玄的怀里缩了缩,糯糯道:

“本小主的颜面...就像这朵雪一样...呜呜...”

她摊开小手给林不玄看自己掌心里刚刚捉到的雪花,已经融化成了晶莹的水珠,倒映那一轮渐圆的月。

“但是刚刚分明是你自己...”林不玄话说了一半,就被苏若若两只手堵住,她眨巴着眼睛,忿忿嗔怒道:

“住口!不许再说了!这件事...这件事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

然后苏若若裹紧了林不玄的外衣,赤着足跳到地上轻踩,一面哼哼一面指着他,“你最好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否则!”

小妮子恶狠狠地将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但如今脚下不经意踩了一个踉跄的她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林不玄笑得贼眉鼠眼的,苏若若心头一紧,正欲大骂,却见那潭中忽然冒起咕噜咕噜的水泡。

然后,水下终于有人探出了脑袋,淡青色发丝不染凡尘,在皎月之下非常瞩目,她的眸中带着些许绯色,那般艳丽的大红色如今看上去却比这冬还要寒冷几分。

流萤。

“你二人,好有雅兴。”

月下,一龙二人互相对望。

“竟敢叨扰本尊清修。”

她樱唇轻启,一字一顿。

有人迅速低下了头羞地无地自容;有龙脱潭而出,白玉般的真龙道躯一尘不染;有人盯着龙躯,目不转睛。

————

流萤早就按捺不住了,她本来好端端在潭中清修,然后就有两人步往潭口,一开始她是毫不在意的。

毕竟执柳宗的姐姐们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这些日子里她耳濡目染了不少,流萤感觉自己大大开拓了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原来...你们人族,玩的都这么开的么?

但她听到林不玄的声音就不对了,这...清寒潭边日夜有执柳宗女修把手,主人他...居然为了见我不惜惹怒宗主?

呜呜...流萤感动坏了。

当即从心底升腾起一股想要跳出潭面的冲动,然后她才看清,林不玄身旁还有一个少女,白发红唇,娇俏可人。

她静下心念,一动不动,然后...然后岸上两人就开始动手动脚了,至于交谈,她听了七七八八,一开始是正经事,可是...林不玄你为什么给她轻手轻脚扎头发?

动作还那般亲昵的!

流萤在潭底双手叉腰气愤地冒泡泡,些许月光穿透过深厚的潭水,在她淡青色发丝上反耀起些微绿光。

她想着在这个时候跳出去说道说道的,然后,两人忽然紧紧相拥而吻,当时流萤心里和苏若若一样“咚——”的一声,只不过她是心脏骤停。

流萤心态有点崩。

你...你...你!你不是苏少主吗?不该与林不玄是上下级?怎么变成了真上下级了啊!

在车马上也不见你二人如此深情...流萤心中的欣喜感瞬间转化成满腔的悲愤。

被偷家了!

林不玄明明连本尊各种不能碰的地方都玩遍了,居然在本尊疗伤之时被别人夺了去...

而后潭的边的二人愈缠愈紧,流萤瞪大眼睛看着这难以启齿奴目前犯,除了悲愤之外,心里还有一种难以想象的情绪在忽上忽下。

流萤在潭底闷头躲了一个多时辰,作为随意喷吐雨水玄冰的青龙,望着那漫天徐徐洒落的飞雪,竟然感到了几分刺骨的寒意。

而后她探出脑袋,遮月的云层刚走,一束月光正好坠打在她淡青色的发丝上,水珠刚落,正照的她螓首上碧绿一片,她缓缓开口,声音平淡。

——

苏若若捂着脸垂下头,心里想的都是被龙看光了,分明才刚刚说的这是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一瞬间就跳出来个第三者...

本小主今夜如此逢迎,你叫我去哪儿找颜面?!我虽然满口大话...但是我不敢的啊...摆摆魔门妖女的谱嘛...

林不玄倒是大咧咧道了句:

“晚辈见过青龙尊座。”

流萤心中一颤,青龙尊座?果然是...

疏远了!疏远了!这才这么几天!林不玄你...呜呜...魔门妖女真好对吧?!

以前抓着人家的龙角可劲使坏儿的时候喊人家流萤妹妹,还直夸好棒的...现在新人胜旧人啦!

就喊人家青龙尊座!

但流萤面上还是稳重如山,朝林不玄很随意的点了点头。

“拜别青龙尊座...”苏若若连忙念了一声立刻转身就逃,化作一缕遁光,消失于天际。

——

清寒潭。

子时。

潭边没有他人,唯有一人一龙四目相对,空气似乎都有些略微的阻塞感。

很慌的反倒是流萤,她刚刚佯装出的一副高傲模样,如今也不好放下,可直面林不玄,又很怕他真就疏远自己,流萤面上表情在抽抽,已经有点保持不住了,心里有一股想俯首的心思在自发升腾。

“青龙尊座?”

林不玄一览无遗,他摸着下巴望着高空中的流萤,冷笑一声,见她娇躯如同受凉一般狠狠颤了一小又补了句:“你胆子还蛮大,敢凶本先生的若若?”

流萤瞬间感觉到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听得林不玄如此不善的语气,一时间竟不晓得该喜该怒,只晓得赶忙撤掉自己的架子落下身来,然后她垂下脑袋,支支吾吾道:

“流萤没有...流萤不敢。”

“本先生是说过人外可为青龙尊座,但...你好像对若若有些许敌意?流萤若是不喜为我所用,只要告诉我一声,本先生自然会点化你体内的心意丹。”

林不玄眸光如刀,刺得流萤小退两步,他继续道:

“而你伤一好,大可以乘风而去,或者说...你要本先生向你俯首?”

听得此话,流萤心头一瞬慌张至极,急急忙忙拉过林不玄的手然后感觉不妥,换成了衣角,乖乖跪俯下来恳求道:

“龙奴不敢...请主人责罚...”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