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二十八.陪本小主饮酒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566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林不玄颇感不解,心里头挂满问号,这两种丹有什么问题么?怎么又被苏若若说道品性了?

搞得我好像真是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似的...

林不玄心里很是清楚,自己那是妥妥的一枚志向高洁,光明磊落,守身如玉,冰清玉洁的正人君子。

什么女色?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林不玄目光缓缓向下,直直扫过苏若若微微撅起的小嘴,哦...富美少女除外。

——

苏若若斟过一杯温酒,已是暮秋时分,杯口依稀能烫起一层薄薄白汽,她皱着眉头,又垂首轻轻嗅了嗅,念叨了句:

“不是什么好酒,但还挺烈的。”

而她饮尽杯中酒,望了眼林不玄还是那副有些迷惑的表情,又嘟囔了句:

“想你也是真不晓得这等丹元,应该是道听途说了随口问的吧?难得本小主心情不错,涨涨你个半吊子先生的见识也没什么问题。”

苏若若说着,自己坐坐端正往前挪了点儿,然后还放下腿像模像样给林不玄斟了点儿酒,笑嘻嘻地摆弄她那妖女心境:

“林先生酒力如何?若是在此醉倒了那怕是以先生如此可口之姿,醒过来已经不晓得被多少家妖女肆意把玩个遍了,别说清白了,恐怕是看上去苍老了十几二十岁往后大半个月都得掺着墙走...”

苏若若说话毫不避讳,她嗓音既软糯也空灵,自然很容易被散入耳中,虽说酒楼里人满为患,但周遭似乎还是有寻常女修听得苏若若说的这般露骨话,斜了两人一眼,面色稍润着掩了掩耳朵。

看样子魔门心境果然与寻常人还是有些变化的...

而有些妖修也微微侧目,要说这人与妖还是有差距哈...你看人家妖女姐姐喉间轻轻滚动,似乎是有点儿嘴馋的意思?

“少主不如关心关心自己,一会儿把自己灌醉了错过奇观事小,把自己前程送到我手里了才是大事...”

林不玄端过酒,修道界的酒酿,那再次不也得是仙气满满的?

反正他感觉这酒是蛮醇香的,口感也蛮不错,至于烈,那还真没有烈到哪去。

是你酒力不行吧,小丫头片子...

“胡扯!”

苏若若举杯一落,仿佛置气一般连饮了三杯酒,其实面上已经有些酡红了,但她还在嘴硬。

“本小主千杯不倒!”

林不玄知道这修道者基本可以人人千杯不倒,只需催动体内真气驱散醉意就好,但苏若若向来强势,估摸着是觉着这么做太丢份,非得逞强...

林不玄怕这妮子过会儿当众扯醉,这元婴大能还是魔门妖女醉意正浓能干出什么事那还真不好说。

说不准第二天能上大离头条的,什么“苏小主醉酒屠楼,鹿州血雨腥风”,那些说书人又有得讲了,这类负面消息对如今执柳宗颜面影响还是蛮大的。

林不玄便是压低声音道:

“不妨请少主楼上雅间展露展露?属垣尚有耳,而咱家宗门层面大离绝巅,谁也不晓得此酒楼里是否藏有敌宗耳目。”

苏若若摆摆手,接着小口小口饮酒,随意道:

“可以传音,怕什么?”

“一会儿我想借微醺亲你,也可以当众嘛?”

林不玄夹起两大块鲜嫩多汁的牛肉塞到嘴里,一脸的漫不经心,话语似乎有点点含糊。

苏若若手里酒杯一颤,险些失手跌落,她感觉手里头的杯子与心里头一起“乒乓”作响个不停。

什么话啊这是?!

苏若若迅速垂下头用余光扫过周围,好在没人在意,然后酒杯一拍,微声道:

“上楼就上楼咯...你个不知害臊的,说这么大声想干嘛?”

林不玄看她微微瞪着自己的样子,颇感几分无奈,也不知道方才是谁拿男女之事满口调侃别人的,结果自己被戳一下就败下阵去?

林不玄觉得自己猜想的没什么问题,苏若若虽然嘴上可以随意将什么双修功法男女之事侃侃而谈,但实际上也就是个理论大师,实际接触完完全全为零。

而她的性子的确如裴如是所说,是真有点儿傲娇,就如此两层增益之下,苏若若不过是个看似神攻神防实则纸防到一戳就破的小妮子而已。

裴如是这将二人遣派出去,本来是好好的历练苏若若的意思,回来的要么只有一个了断情劫的执柳宗圣女,要么是林不玄真有能为宗门效力的实干,不曾想,这是好好的算盘要打空了?

——

林不玄推开酒楼雅间的窗,日渐西斜,余晖几近落尽,撒在苏若若素白的发丝上泛起橙色的微光。

“林不玄你胆子不小!”

待至小二将酒菜完完整整挪上楼退走后,苏若若才是哼哼着,这句话自己不晓得都说了几次了,师尊也这么说过他...

不过林不玄确实胆子很大很大。

执柳宗?大离魔门之巅。

苏若若与裴如是?无人不惧的一对绝代师徒,当然,这个“绝”是断子绝孙的那个“绝”。

可林不玄寒山初见就敢兴致勃勃地贬低这大离“断情”修道的大势所趋,对本小主眼神不老实,说的话乱七八糟没个正型也就算了...

居然还敢肆意轻薄上来,什么当着宁羡鱼的面亲啦,什么鹿州大街上牵着手啦,你知不知道本小主随时可以借着这些由头砍了你?!

但苏若若也只是想想而已,自己在大离修道这么些年,林不玄是第一个敢对自己这般那般的人,每次都心跳加速,这种感觉让人全身上下麻麻的...

她转眼余光偷偷瞄窗边看夕阳的林不玄,这个凡人像是从天上坠下来的一道光,他看人看物的眼光很清奇,根本不像为生活所困的凡俗。

他很特别,不同于那群迂腐的正道,也不像动辄杀人的魔道,无欲无求的修道心境?那就与他更没关系了,他像是真真正正游离在大离之外。

但林不玄现在没静心,因为脑海中叮叮声不绝于耳。

【叮,苏若若的好感+1,软饭值+2】

【叮,苏若若的好感+1...】

林不玄回过头背靠着窗台,看这妮子给自己留了个美好的背脊线,而她双腿轻轻摩挲,果然是自我攻略功能发作了。

只不过这好感度高过五十就没有了明确的数值,但...也是好事,有种盲人摸象的刺激感。

“不过来喝酒,是惧了本小主的酒力?!”

苏若若不再多想,感觉再想下去自己的腿都要软了,便是好好斟了杯酒,清声道,这执柳宗圣女亲自斟酒,天下几人能得此幸事?

“不陪本小主喝酒,你到底还想不想涨些见识?”

涨见识,认丹元是假,陪喝酒是真。

你就不怕真醉了么?

若弓硬上霸王,那我这衣冠楚楚的纯情少男守身二十余年一朝破了岂不是...

大好事一件?!

(下一章晚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