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一百三十五.缘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423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轻鸾说的林不玄也不是没有想过。

虽然宁羡鱼看上去是个小丫头,但…例如苏若若那般娇蛮出事只论拳头的魔门妖女偶尔也会有些心术展露,要说一个顶流宗门的圣女是个傻白甜或许能勉勉强强说得过去…

但要说她一点心防都没有?

那的确小看她了,再怎么说宁羡将来也是要背负起一整个宗门的,锁宗能成就大离顶流,势必不会只是因为功法的强势,断情证道之能便一蹴而就的小事。

早前与苏若若在京州闲步的时候就见她指指点点着说别看这长安城富丽繁华至极,实际上那些巨型的机扩,穷奢极欲的宫楼之下不知道埋了多少人的骨…

如今想来,此话用给任何宗门,一样是适用的,仙家祖地一样埋骨千万,正邪两道说不好可能只是明与暗的关系。

而即便是林不玄不了解分神境的能耐,但要想到借着宁羡鱼锁心大法的大势去往京州确实没什么问题。

至于宁羡鱼那个时间紧迫的借口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毕竟凉州也有执柳宗的分舵,林不玄依旧是站在先生之位,其实并不需要他亲自动手捉寇。

天子论座之时宁羡鱼早看得通透,那都是林不玄的戏局,正因如此才会回锁心宗,只是两人各自藏底,都没有交心。

——

拜由那狐狸打下的见龙阵法所赐,凉州此刻已然聚拢不少人旁观,崇武地自然会如此痴迷,林不玄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与已经老老实实站定却还低着头的宁羡鱼闲庭信步地走在凉州州府的街上,宁羡鱼抿抿还有些亮晶晶的唇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即刻松开。

而林不玄两人这道反着走出来的逆流自然也引人注目,当即就有人认了出来,对着林不玄指指点点,刚刚领着人进去的是个粉毛出来怎么变白发了?!

脚踏两条船有你这样的吗?!

而且…还有那么好看!

人群里当即有人起哄揭底,林不玄耸耸肩不置可否,他倒是坦荡荡,反倒是被宁羡鱼拉着小跑了一段路。

“原来不玄你与红衣殿下一同入的阵。”

宁羡鱼抬起头,眼神很干净,神情也回复成早前淡漠的模样,挪了挪唇,面无喜怒,似是在称述一个事实。

哦…的确是事实。

然后她又补了一句:

“别误会,方才是怕人将羡鱼认错成了妹妹,免得出些乱子,影响后续…”

宁羡鱼从兜里掏出轻纱,却发现还是湿的,只得悻悻地翻了个白眼。

林不玄也不去扯什么“人云亦云都是谣传,你看我独身一人,哪来的皇女殿下陪同?”只是点头,“殿下天赋异禀,能够脱阵而出,相信羡鱼也看到了。”

宁羡鱼微微一愣,她也原以为这是胡话,只是两人沉默太久,想找找话题,漫无目的地找齐王拥趸有些不切实际,应该让专业的来才是。

而她听到林不玄这么说,心里一跳,下意识去牵起他的手,笑意盈盈着说:

“红衣殿下脱阵而出却不管国师大人,恐有异心,还是羡鱼来救的场,羡鱼比红衣好,是不是?”

林不玄微微颔首,再伸手摸了摸宁羡鱼的头,柔顺的长发入手感很棒,妮子很开心地眯起了眼睛,也不知道不是拜由通感所致,他再一次觉得宁羡鱼与苏若若真的好像…

宁羡鱼见林不玄没有回话,终于又念了一句:

“捉拿贼寇只是说辞…羡鱼不会拿着国师大人中的毒来故意逼迫,若是不玄你想回京州一趟,我可以陪着你去。”

林不玄微微一怔,宁羡鱼自然心里也是清楚此事的,即便是有着为自己正面的想法,但她要折磨自己何苦玩弄心术?

就修为来说就能压制地死死的——毕竟她也不晓得自己身上有裴如是的护心镜,轻鸾倒是有挑拨离间的嫌疑!

“好心当成驴肝肺…早晚被女人榨干了去…”

轻鸾冷冷哼声,自己身觉没错,眼前的宁羡鱼又白又纯,看上去美好,谁晓得切开来是不是黑的?

现在想捧一对姐妹花在手心,拿到手若是性情大变,看你怎么死!

——

“捉拿草寇之事不必性急,如今齐王消息未出,只有我执柳宗内线才晓得,免得打草惊蛇,今日碎阵,宁仙子消耗不小,不妨歇歇脚…”

林不玄念叨着念叨着,忽见不远处山上的庙宇亮起灯火,在这傍晚时分倒显几分突兀,他才是想起来,便是搭着宁羡鱼的肩,指给正眨巴着眼睛的她看:

“那是随缘庙,是个一切随缘的庙宇,开庙时机算得上是可遇不可求,不妨请宁姑娘陪我一道上山礼佛?”

这什么庙宇是红衣讲给林不玄听的,转头就能复述给新一位的,还邀请她上山这种事也就只有林不玄这厮能一脸坦然且认真的说出来了。

“好…”

宁羡鱼回过神,轻轻理弄自己发丝,摇摇头甩走刚刚那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妹妹作祟导致的心念。

礼佛与自己的道不相悖,反而能正一正心术,如此漫无目的地逛江州拿寇,那才是胡扯。

她觉得回绝不了,只是听着林不玄那一声“宁仙子,宁姑娘”心里头怎么也有些不舒服。

宁羡鱼又想起刚刚自己让他别叫名字的,便是面色又一红,那能一样吗!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还在被他手把手教学,好不容易回动弹两下,还被夸“若若好棒…”差点没背过气去…

宁羡鱼捏了捏衣角,如今也不好说什么“喊羡鱼就好…”只是点点头顺着他走。

夜幕轻巧坠落,凉州忽而转凉,上山的人衣不多,反而有些闲散,山口连绵的灯火忽明忽暗,有不计其数的萤火虫散着细微的光芒飘忽而过,如同漫天星辰,直教人浑身舒畅。

宁羡鱼眸光微转,见万物波澜不惊的境界出了大问题,她觉得这些随风摇曳的萤火好美呀…

但她也不敢多看,生怕自己的道心又波动开来,她这些天一直小心翼翼维稳道心,毕竟宗主方才撒手人寰不久,自己若是又…

“铛——”的一声钟响,山间烛火一点一点熄灭,滞留的人影开始急匆匆下山。

林不玄的脚步一顿,刚刚才是踩在随缘庙的门前,就见此情形,只得叹了口气:“果真是与佛无缘…”

“施主此言差矣…施主并不是为佛而来,当然不会与佛有缘。”

随缘庙的庙堂里清光一闪,一个手持拂尘的两不搭的道袍和尚身影站在月色里。

“那我是为何而来?”

“卦。”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