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一百二十八.我亦是戏中人(二合一,盟主加更)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4690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妖尊大人本适应了流萤那般清贵无度的心绪一见了林不玄就开始涌出些许紊乱,她原先还能调整心态,结果被林不玄冷言呵斥了一句“龙奴”就直接很是兴奋的急忙落地,自发屈了膝。

狐仙大人自然无法理解这是如何作势,自己绝不可能会对无利之人屈膝跪地,有利也不会,更别提会对如此恶俗的称谓感到欣喜了,不勃然大怒就不错了。

这种难以抑制的压迫感…那一定是原主内心已然根深蒂固的心性在作祟!

但…心意丹是假货,林不玄一介凡人,应该也没有那个掌控真龙的手段。

也就是说…这看似高傲无度,不将天道仙道放在眼里桀骜不驯的青龙尊座,在私下的背地里其实就是一条闷骚且…的…?

而且就心跳加快的这种程度来说…她还很是喜欢任林不玄把玩这样式的手段?

这?!

但…似乎这状态在林不玄面前才会触发,要不然自己也就不会上当了…

在她刚刚化身之时,那种从心所欲,洒脱自得不为世俗所干涉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个皇女看过来的时候,她心中还有些微抵触感,直到林不玄冷冷念了一声后就当场破了功,被迫心慌慌地连忙化形落了地。

然后林不玄就顺手捏了一下“流萤”的耳垂,让她直接一惊。

事后那狐狸回想起来很有可能这个时候林不玄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化身幻象这回事了,所以他才会如此试探。

总归…他后来故意调侃的其实也没错…妖尊大人确实有这个破绽——毕竟她是狐狸。

原身可没有耳垂,化形了之后耳朵也是立在脑袋上的,自然体验不到这种感觉的啊…当然心惊喽…

然后她正想着回拢心念就被林不玄拥在怀里深吻了,说实话这只狐仙当时都蒙了,脑袋里一团乱麻。

修仙界亲吻的层面很高,毕竟若是二者承欢,那也可以曲解成双修,但这拥吻…

无法解释,若不是双方不互相心悦,的确做不到这阶层。

你一人一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不是都已主仆相称了么?怎么欺负了一下又摆出了这般如同道侣的作势?!

妖尊大人倒也不是酸或者羡慕他们有真感情之类的,而是深感十分错愕。

那是本尊的唇!本尊自己都没碰过几次!今日居然就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凡人给…吃掉了!

不论是如今幻术化身也好,遥遥操纵的神念也罢,被亲了就是被亲了,说破天也是被亲了。

可恶!

若是可以,狐仙大人估计已经气的跳脚了,但奈何她坐在涂山的楼宇,座下管辖这无数狐妖呢…面子这一块肯定不能丢。

但…林不玄太…太可恨了!

来日本尊一定会亲手撕了你泄愤!

而且…多半是由于正主干涉的关系,青龙的龙魂确实很沉稳,即便是狐妖一族贯通的幻术,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夺回控制权。

想必是流萤那一边已经有了感触回应才有如此滞涩感吧…她或许是窝在哪个山头打盹,而此情此景就如同一个软绵的梦萦绕在她的心间。

那…都在梦里了,尊座大人你能不能硬气一点啊?

怎么在梦里还让人把你欺负了啊?!

狐狸既挺懵也挺气愤的,你被欺负没事,反正你我二妖不熟,熟本尊也不会帮你出头,遑论以后大道朝天你我更不可能相见。

但如今拜你所赐之下害得本尊失了颜面!

待至妖尊大人好不容易抽回心念之时,刚好逆鳞遇袭,双瞳大睁,林不玄像是完完全全能够把拿时机似的,正巧使得刚刚占回心念正欲缓口气的妖尊大人直接大脑宕机。

这只狐狸心念缓了过来差点控制不住要暴起杀人,身为妖尊,她几时受过如此折辱?

但转念一想,自己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杀了林不玄也已经于事无补了,丢了的初吻找谁寻去?

倒不如就顺着他来继续学着流萤的样子,能骗到采补就算成功,大不了多亲两口补回来…就当是等价交换了…

虽然他的元阳已经被自家孽徒给拿去了,但…还好采补术是涂山狐妖一脉单传,周倾韵也没学到,要不然…现在能给为师剩口汤喝都算不错的了。

而看林不玄这个样子,多半是已经上当了吧?果然是个见色起意的很纯粹的登徒子。

嘁——!

本尊果然媚功浑然天成!

在此修道界,林不玄这样的人是挺少见的,能修道的都去修道了,不能修道的要么进宫当官要么经商要么下……乡务农去了。

更别提像林不玄如此天赋奇绝却不想着修道反而天天不是去在那个女人的殿里,就是去这个女人房里路上的人,那是一个都没有,他算是独树一帜了。

妖尊其实也没太深入了解过林不玄,毕竟是妖,想要把眼线插入大离没那么容易。

况且现在大离戒严,查上路妖的牌照查的很严…

无牌上路一经查实就会被快马加鞭送到斩妖司里去吃狗头铡。

所以…即便是妖尊,她手里拿到的情报也不多,甚至真假难分。

她以为林不玄这么二十来年全在荒废自我,以她难得的惜才之心来说,是颇感扼腕的,你说你二十来年干点啥不好,现在这照心修为能忽悠得了谁?!

还是没遇上合适的师尊吧…

若是本尊亲自教诲之下,二十年的双先天,打造一枚出分神境并不算难,甚至…入道境都有可能。

而如今么…那正好也可以顺理成章地让为师小小采摘一下,算得上反哺师尊恩惠了。

只不过,她也是YY一下而已,人家攻于心计的!

而自己顺着意他被推到了又捉着手腕狐仙大人还以为林不玄是中了计,心中自己眼眸都笑弯了。

涂山的采补术强就强在能让人欲罢不能,跑不了的,只要第一次采成了,管他多有心术?能挣脱本尊的束缚?

天方夜谭!

妖尊大人自然也很有底气,即便是由着化身阻隔,自己又是初次,但…咱们狐妖就是有这个天赋的自信哈!

结果林不玄在她面前老老实实念了一段清心咒就起了身,不但将它的身份直言出来,还开始挑衅她了。

……???!!!

你明知道本尊是涂山的狐狸,那你还上下其手?!你!!!

狐仙嘛,心里面的傲气当然也是有的,林不玄这无异于践踏了她的尊严,况且还有另一个人在看!

本来当做流萤也就算了,如今可是真实身份!

本尊也是要面子的好吗?!

她当场暴怒而起,也顾不得解除化身。

其实自己也有稍稍想过,虽然被林不玄玩弄了,但他已被列入了自己的必杀名单之中。

既然现在他跑不掉,被发现真身与否又能怎么样呢?

若是以流萤之态将他杀了,那在赵红衣这个大离皇女的见证之下,就信与不信而言,势必会引起三方分裂,执柳宗与朝廷残党与青龙庙反目成仇的大戏也可以打开序幕,而自己呢…

神不知鬼不觉报了仇,还能在暗中接过大离的政权。

两全其美。

还有一点…实际上自己这个时候拿下林不玄强行采补他也没什么问题,念至此,“流萤”的动作的空中稍有一顿。

然后下一瞬间,她就被迫跪在了林不玄的面前。

妖尊大人错愕的眼神往上望,才是从林不玄口中得知心意丹是真丹。

而自己化身为流萤,等同于是与流萤九成相似的镜像,心意丹的药效,自然也同样是对还未化形的她起作用的。

妖尊大人望着那正在搓着手的林不玄,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念想到她刚刚的手段,她暗暗咽了口唾沫。

虽然自己的化形褪了一部分,属于龙的三种破绽已经消散,但…狐耳狐尾…亦是自己与生俱来的破绽。

心意丹神力所致,要远在涂山坐在宝殿上的妖尊同样也无法脱出身来,别说消弭神念了,就是连转转神念都做不到,现在只能是第一人称的视角…

所以棋局…似乎对自己已经不妙了…

吗?

“主人…”

她耷拉着狐耳盈盈望着林不玄,一双狐瞳波光粼粼,与流萤的龙躯夹杂在林不玄的眼前,像是流萤扮成了九尾狐一般,确实还蛮有诱惑力的。

而且…这可是妖尊,起码洞虚境的妖尊的一声主人,那也已然是无价的了。

林不玄对自己的这波操盘还是很满意的,周倾韵曾告诉过他狐妖幻术很强很真实,幻化对象的话也很真是,也能继承绝大部分的原主特性。

对于心意丹…林不玄承认他一开始就有赌的成分,但确实赌对了。

这是林不玄第一次操纵心意丹,他对流萤从来没用到过这个,以后也不会——欺负流萤哪用的上这个?

往她脑袋上敲个板栗她都只敢抱着脑袋两眼泪汪汪地偷偷瞥林不玄两眼,自己缩到个角落呜呜呀呀的。

口头教训一下就行了,毕竟流萤自己还是要宠的。

即便是青龙尊座,太过欺负她也不太好,过激了林不玄也心疼的。

林不玄猜想流萤这次偷跑,估摸着是她已经自觉在苏若若几人眼前抬不起头了,若是此时自己再打压,估计心性就扭曲了去…

也借了妖尊的幻术教训过了,到了该给甜枣的时候。

不管怎么说,我林不玄又不是什么坏人,对吧?

讲究的都是那个“后院平等”嘛…起码明面上是要平等的。

但…对于这想榨取自己被戳破了心思又反目成仇想杀他的妖尊?

当然势必要让她尝尝自己的手段喽…

林不玄正在捋袖子,却听轻鸾缓缓道:

“终于把你那些恶俗的念头想完了?你以为你赢了?”

林不玄心中一颤,低头望向那依旧跌坐在地上的“半只流萤半只狐妖”,四眸相对,各有神色跳脱。

轻鸾又冷哼一声:

“你把心意丹想的太强了,她可是九尾狐,破了天下仙道桎梏的,算是没登登天梯就成仙的狐狸,而此丹,凡丹而已,又不是直属作用,在法阵之下既便是神念化身要铲除也不算难的。”

林不玄惊诧,“那你不早说?”

“本尊自己给你的丹,从哪来的本尊自己心里没数么?早说有什么用?”

“虽然人家是法阵所化出不了阵法,但就凭你这个照心境,还有那个腿比剑软的雏鸟皇女想跑掉?你真把本…这狐狸当做什么善男信女了?早说能顶什么用?”

轻鸾披头盖脸怒气冲冲,似乎有点儿莫名其妙的不满。

而林不玄依旧看着乖乖坐着的狐妖,她背后的九条素白的蓬松长尾在轻轻律动着,很是撩人心扉。

林不玄没转身就跑也没气结,只是笑着打趣,“你早说我就能多轻薄两把了…”

“你…!”

轻鸾倒是气结了,把本来再劝林不玄拜师的话咽了回去,算了!

如此一块色欲熏心的朽木,不雕也罢!

想必他就是拜了师也不可能是什么尊师之徒,重道倒是有可能…

“既然你这么想赴死,那你干脆自己躺下来脱了得了,这狐狸肯定会物尽其用。”

轻鸾随口激将一下,万一林不玄答应了呢?那自己也可以拿着师尊的名号想裴如是一样差遣他了。

这倒是让裴如是占了便宜,竟然能与自己搭上同辈…

轻鸾的话语方落,地上的“流萤”发色当场褪空,满头青丝变白发,倒是很有观感,狐妖身姿尽显,然后那身材很是下作的狐狸站挺了身,朝着林不玄盈盈一礼,媚笑一声:

“小狐拜见主人,主人好坏呢,还拿心意丹欺负奴家…”

然后她也不待林不玄说些什么,晶莹剔透的赤足点过地,一座极为跳眼的亮白色法阵一路延伸,其上无数繁杂的字符跳跃,像一道一眼望不到边的巨大符箓。

“躺下来吧。”

轻鸾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怨念与戏谑,“自己脱了得了,别让人家累着了。”

林不玄不置可否。

午后多云,凉州此地反耀的光芒却是刺入云层之中,像是天光劈开了云层。

而云层之后,林不玄与赵红衣二人所料想的日光却没了踪影,天穹裂变,凉州州府之上,已是靡靡幻夜。

狐仙双手在背后结十,身躯前倾着朝林不玄笑咪咪道:

“法阵打落,天地为牢,林先生已经走脱不了喽?”

林不玄揉揉眉心,无奈道:

“我亦是戏中人?”

狐仙笑的花枝乱颤,波涛起伏,“不只是你,我亦是。”

轻鸾的话语幽幽传响,“放心…本尊还没让你死。”

(日万了,累坏了,睡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