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一百二十七.如果是龙,也好(二合一,感谢盟主)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4582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这位妖尊大人其实也挺懵的,同时她还颇感窝火。

她应允赵元洲天子论座时入长安,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当大离幕后正主的。

毕竟大离不过尔尔,顶多就是山川秀美,但…谁在意这个?

风景再秀丽那天地灵气的稀薄程度还不是一样?不能增益道行,一切就都是空谈,不会真有人奔着见山川美景去游遍大离吧?

那他不是痴就是呆。

而大离在妖尊眼中也不过就是一隅之地,物资亦很是短缺,就连仙矿都没有勘探出来,且…

此地桎梏的气息很重很沉,这位妖尊大人一经步入就感受到一股浓重的与天道相悖的剥离感,直教她心口有些气海不调,颇感心惊。

——

而大离九州并非州州紧密相连,所以她连跨三州踩入长安的时候深觉长安城的繁荣只不过是虚幻的假象。

民不聊生的景象在夹缝中比比皆是。

她贵为涂山的妖尊,那是能与人皇齐平的地位,说她是涂山的皇帝都没什么问题,要看出当时大离的内政紊乱,皇朝昏庸,那属于专业对口,一眼足矣。

而她的修为也是早早地跨过了传说中的桎梏,大离如此羸弱的国势根本勾不起她的征服欲。

再说了大离的至高修为境界依旧是渡劫境。

渡劫境?

那已经不是如今的妖尊大人得打起十分精神来面对的敌手了,她甚至可以随意捏出几道分神化身出去与之抗衡。

所以她往来大离,多是因为一种颇感熟悉且微妙的心绪在指引着的。

她念想到自己妖躯虽然大成,但还有心魔未除,听闻南海有剑圣,既是为破境拜剑也来,也是为再见见那自己刀术倾囊相授又自幼养到大后忽然翻脸不认狐甚至还想杀她的大孝徒才起意入的大离。

而赵元洲的计划也不算太差,若是她能帮赵元洲造势,事成之后自家涂山也有更高的威望。

威望和名声对于她来说很重要,最好是能搭建什么寺庙,将其当做朝拜的信仰。

毕竟她的目标可不是什么江湖什么朝堂,她站得高望得远,她欲指天观,斩断桎梏才是她心中所想,有桎梏制约之下,绝对无法真正摸到仙道的门槛。

不过…有气运就不同了,那等同于造仙,听说曾经登仙路虽然一样崎岖,但也没有如此之深的桎梏。

如今碎天道才应该是所有一心慕道者的目标才对,结果她来了才是发现,原来不光是妖国,哪怕是这九成九人族所在的大离也一样在内乱纷争,而且更为严峻。

妖尊大人独立于涂山之巅青丘之顶,分明道行高深至此,同时却也颇感无力。

武力镇压?那太丢份了不要说,充其量还只能算是个包月套餐。

那群妖民刁地很,镇压过一段时间还是一样不合而争,可以是药材符箓,也可以是功法炉鼎。

民心…也不是妖尊大人就能彻底把拿的,她只能软硬皆施,如今也算投其所好。

若是来年站在了大离的幕后,那多几只狐媚子耐不住性子来大离“请”几位天赋不差的“自愿为两方关系交好的年轻气盛少侠”回涂山应该也是可以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了。

而且,她虽然执掌涂山与雪国,但那毕竟都是妖国,妖天天见,哪有掌控这种如此少见的背后不生尾巴翅膀,头上没有兽耳犄角的人族修士有意思?

再者说了,万一…大离有什么天赋极佳的炉鼎也说不定的,毕竟…若是后者天赋越高,对榨取方的增益就愈是明显。

而她身为一呼万应的涂山妖尊,虽然不屑于依赖采补修道,但…如果她想,那初次采补不是天纵奇才又怎么能配得上她的身份?

虽说赵元洲这个人野心很深,但管是他卧薪尝胆还是忍辱负重?

天下桎梏如此深厚,本尊是用了秘法才勉勉强强蹦出的局外,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人破境?

纵使你玩弄权术再深,能敌本尊一拳否?

——

而涂山,那是狐妖祖地,其中每一只狐妖的身份地位都很高,几乎不亚于人族中的皇脉地位。

狐族自古以来皆是媚骨天成,在这修仙界中,万事以道行为大,此等天赋自然是要物尽其用的。

因此…传闻极为广泛的涂山狐妖采补、逢迎之术应由而生。

只不过这采补功法过于强势,炼至大成,一夜采补杀人都没什么问题,几乎与曾经闹过的那一场祸世的妖邪能够相提并论了,导致世人皆对狐妖颇有成见。

天观未成之时便有仙人亲自制衡过此事,虽然天下视双修为偏门功法,但也算是正统,而狐妖这纯粹是单方面的榨取,根本没了双修的那种阴阳调和同等共利的正气。

单方面榨取,那就只有一方受益,而另一方就成了提供修为的工具,况且…不论体内阴气阳气与否,回复速度自然没有被榨的快,一夜暴死是常有的事。

虽然修仙界视命如草芥,但这明显破坏了大道的平衡,当然会被列为禁术,再加上仙人制裁之下,狐妖也收敛的多了。

但这并不代表她们会将采补术雪藏,而是正相反,即便没有实战经验,采补也是狐妖之间皆融会贯通的术法。

狐仙大人贵为妖尊,自然也不低妖一等。

所以她那日来长安,一眼就相中了林不玄,谁让他坐那么高,又是先天道体与灵根兼备,还有白送的剑心,甚至连元阳都尚未会阴,那可真真是最顶级的炉鼎啊…

别说挪动唇吃了他,就是真张嘴吃了他那也将是一场奇大的造化。

只不过…如此天材地宝,大离怎么都没有人去拔个头筹的?

当时若是自己是真身所在,那估计就直接拎起林不玄回涂山了,只可惜自己为了避免天观的制衡过大只是甩出了几道化身。

而旋即皇城变故,青龙藏于云层坠世而来,接连蛰伏长安城中的执柳宗明线暗线一瞬展开,将赵元洲信誓旦旦掌控的棋盘崩裂。

须臾之间,就让这位呼风唤雨的妖尊同样尝受到了落败的滋味。

她事后想要找赵元洲的麻烦也没了办法,毕竟这皇帝已然赴死了不要说,妖尊亦是觉得他之前言说的计谋虽然算不上天衣无缝,但也还算靠谱。

天子论座后正当人声鼎沸,万众一心之时,涂山忽然踏雪而来直取大离心腹,那只当头的狐狸还玩着手指满脸不屑,不但践踏了国土,甚至还视长安如无物…

谁受得了这气?一时之间当然也不会有人回去思虑涂山的狐狸怎么杀进来的。

而后就是赵元洲掌控八扇门力挽狂澜的虚假造势,如此以往,正邪两道死伤无数,而赵元洲非但不会被人诟病,反而更占民心,拿下整个大离指日可待。

而妖尊立于涂山,实权大离,算是双赢,至于什么大离两道修士的怒火…更是不用思量。

成群结队的话,天观有仙道观天,单打独斗的话,天下还有桎梏况且涂山的狐狸如狼似虎…

这的确是不错的局。

但有人机关算尽,横刀将棋局砍翻,力挽狂澜,好端端的大局直线崩颓,赵元洲的运营一文不值。

虽然这场丢了颜面的大败没能使妖尊受什么实质性的创伤,但也同样让她很是不爽。

这可是落败。

还败在自己所瞧不起的权谋之中。

若是执柳宗那女人攻于心计执掌权术使她败了那倒算是可以接受,但狐仙大人操纵眼线入大离排查后发现,居然是那位名不见经传的林先生的手笔。

好在她心思也够缜密,第一眼就在林不玄心上留了一道神念,如今她功力之深厚,即便是那孽徒第一时间打搅也能安稳埋下。

而且…就算是薄到不能再薄的神念应该也足够在这位修为低微的林先生心绪薄弱时随意拿下,并将他直接控制成自己的玩物都没什么问题。

但在那日迷蒙的月满楼里,她先是顺意勾起了林不玄与裴如是两人的心绪,原以为是一箭双雕的好时候,结果非但没有让林不玄失了心,反而还使得裴如是入了道?

这愈发让她觉得意外,便是心一横念起幻术,想要直接勾引林不玄来个神…

结果她媚术全开之下如此顺意逢迎林不玄却亦是无动于衷,仿佛有人从中作梗似的…

然后就被周倾韵推门进来一刀给打散了幻术,可惜,若是再多一炷香的时候,估计自己就能得手了。

倒是被那孽徒给占走了头筹还坏了好事,不过妖尊非但不感气结,反而还挺欣慰的,有一种终于遇上势均力敌的对手的感觉,拿一句话来说那就是:

“呵…林不玄,你成功引起了本尊的注意。”

林不玄的确挑起了她的征服欲,也有了合理的理由去捉他榨干,只可惜现在天观的仙人盯地很死,她贸然入大离此事也还在仲裁的关头。

不过…妖尊这个位置她也不是白坐的,虽然是驱使化身步入的大离,但她在路过的鹿州与凉州中皆是留了法阵,磅礴的妖力之下,弥弥幻夜还是汪洋大海不过是一念之间。

八扇门分裂开来,夺了政权的人闭了关,内乱当然要管,而全天下能管的人选只有这么几人,要算到林不玄出山入世,其实不难。

他一身天赋自然不能浪费,况且全大离都以为涂山被天观制裁,短时间不可能出世,谁也无从顾及妖尊大人提前埋的陷阱。

林不玄从一步入凉州州府她就已经完全拿住了风向,今日算是按捺已久了,这青龙的一整个场景都是她的虚假布局。

什么州牧怒而飞身妄想屠龙亦是假象,这真真假假林不玄事后会不会去考证都无所谓,重要的是青龙的这个造势一定能引来林不玄就是了,毕竟…

情报中,林不玄可是假意给青龙尊座喂了心意丹的啊…

以林不玄连自己如此无情的徒弟都能拱成耐人寻味的“姐姐”,来凉州没两天就让前朝皇女自愿屈膝…

那这条青龙他肯定也有胆子动弹两下,只是不晓得二者的关系究竟如何就是了。

妖尊的猜想可能是那种私底下有一层交好的关系,甚至是偷偷摸摸将这初次入世的青龙哄骗成道侣也是可以接受,自己饰演一下一点儿不算难,狐妖幻术得心应手,就连龙威都能复刻七八成。

况且,当日被青龙压了一头的感觉也让她很是不舒服,血脉压制…若是自己正面面对这条青龙,堂堂九尾狐未必就真弱其一线了。

而如今自己化身青龙,是为了保证了林不玄自愿的心境——他早前所猜想的那一套“烹饪学”的“肉质鲜美”这一说沿用到当炉鼎这层面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为了追求真情实感,妖尊大人特地将所有神念灌注其中,从幻术凝神成了化身,如此作势之下,自然能九成九复刻,甚至还能给远在不知道何地的青龙尊座真身传感,这就涂山秘法之利。

如此…也能算是报了两倍的仇,最好是流萤能在一旁旁观,自己就能更逢迎给这位想必内心十分清贵的青龙尊座看,迫使她道心蒙尘。

而妖尊刚刚化作青龙腾云之时,确实感受了做狐狸所感受不到的畅快感,这般云游九霄之上,瞳中所见的人影不过是如蚁般细小的黑点。

人如蚁,万物不过刍狗的心念在她心中澎湃。

只不过是短短一炷香而已,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感就将她彻底吞噬。

她眸光斗转,心绪沉落,哪怕是是桎梏制衡的天下?何止是渡劫境大圆满的修士?

便是那天观的仙人,一样不过尔尔。

龙游九霄之上,断天阙碎仙道,不过是一念之间。

而后她咬咬舌尖才是幡然醒悟过来,不过是化形成龙而已,竟然差点让本尊失了神?真龙竟真有如此的心境?

或者还是说…这是“龙形无欲”那一说?

但…这种高傲之姿让她很是忘我,她身为妖尊,立于世间顶点,可压力依旧如山河倒转,有异心的妖王与纷乱扰心的世事也不少,她感觉自己离自己的目标愈来愈远了。

她开始能理解那些避世的仙人是如何所向的了,甚至是有些向往。

只不过是化身为青龙的短暂几息,竟让她的心念产生了如此通达的变化,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是龙,也好。

直到…她望见了林不玄遥遥的闲庭信步而来。

(感谢Johnsonlin老板的盟主哈,欠十更,一共欠了将近二十更了,就凑个整数吧,泪目)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