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一百零二.妖尊放过我
书名:妖女放过我 作者:键道 本章字数:2584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1:58:29

裴如是踏霞而去,她的身影点缀在这将落未落的冬日晚霞上,非但不显太过炫丽,反倒是有几分晚霞也难以衬托了她的韵味之感。

今日无雪,天间无风。

裴如是终年波澜不惊的道心现在却还是一直在狂颤,她深深呼出两口气,昏沉的脑中终于清醒过来。

但那浑身上下的酥麻感依旧未退,反而愈发强烈了,就如同百蚁噬心。

难耐,燥热...

裴如是在晚风中一边平复心境一边念起往昔,上一次如此强烈的道心波动还是许多年前突破渡劫之际。

而现在,她的心境就在问道边缘徘徊。

裴如是身为渡劫境巅峰,当然明白在自己这个高度,以及大离的桎梏之下想要入这种心境有多难得。

境界越高,哪怕是每一个小段中的小段的提升,那都是弥足珍贵的,到了她们这种境界,再细微的一点儿差距,那都足以断生死,论胜负。

所以苏若若那句只要神功大成修为够高之后,无剑胜似有剑,其实是能被诟病的。

拿上朝代的裴如是一定比没有朝代的裴如是胜算更高。

——

昨日连续鏖战好几个时辰,虽然裴如是手上没能斩获任何一个渡劫境大士的人头,但也重创了那个白山老秃驴,却依旧还是没有波动她的道心。

但今日意外被林不玄击股之后,道心反而有所松动,甚至还隐隐有撬开瓶颈冲顶之意...

难道说...

这挨打骂才是证道的正确途径?!

裴如是眸光转过,她咬咬牙狠狠拧了自己的手一把,渡劫境金钢斩过白痕不留的手背上都被她捏出一点点青色,可裴如是除了疼以外心里却是没有带起一点儿波澜。

“......”

怎么回事?!

难道是林不玄他的手特殊一点儿?

难道还要本座低声下气地去求林不玄施威么?

裴如是觉得她自己势必不可能做出那般折面子且如此下...的举动,搞得好像本座真有什么倾向似的!

想让本座去求他打?!

痴人说梦!

虽是如此想,但裴如是念及心境,踌躇了半天,终于还是向修为妥协,决定先问道。

毕竟...她一生崇武至此,如今天下一盘散沙,若她能够跻身踏入洞虚境,那就是当之无愧的大离正主。

民心所向、分裂的八扇门走势之类的自然也就不用多虑,这一点儿机会,也是要把拿的。

至于心底里会不会对林不玄此等行径产生些许依赖感,那其实也没有太大所谓了。

那都是为了本家与大离,本座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裴如是终于了却心念,她的身影似是一道极光般刺破天际,划过眼底与长安。

————

林不玄望着月满楼的断口陷入沉默。

说实话,他的本意也不想如此。

毕竟裴如是的确身居高位,该留的颜面还是得留的,但自己就如同是被勾了魂一般...

一发不可收拾。

林不玄摸着下巴,感觉这事哪里有蹊跷,虽说裴如是是很勾人,但奈何自己定力还是足的,分寸也有,怎么会一时间失了神?

而且...裴如是怎么也会失了神?!

甚至是,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心神失守了?

至于现在...

林不玄有点点后悔,自己还有很多想问裴如是的话都没问出来,江湖也好若若也好,就这么被迫放她跑了么...

就像是有人故意支开了裴如是似的。

“林公子~”

林不玄正在捉摸,适时就有一声妩媚至极说熟悉又说不上来的喘声从他耳旁蹿过。

林不玄立刻抬起眼眸。

这被斩去了一小半边角的石桌对面,正有一只狐妖反靠着桌边,一双玉腿高高架起,她的赤足如同冰晶般晶莹剔透。

她背后九条素白的狐尾摇摇曳曳,与头上竖着正轻轻煽动两下的狐耳非常相得益彰。

而这只狐妖伸长了脖颈,笑声柔媚。

她妖异的眸子往后瞟,差点与林不玄对上眼。

林不玄心中大跳,连忙转身错开两步要跑。

这狐狸他见过的。

天子论座当日,一己之力硬抗血脉压制的幻术能和裴如是流萤两位鏖战许久。

裴如是说她是洞虚境,是神色坦然的陈述,那就代表这句话是事实。

所以别看这狐妖媚地发慌,实际上她不是一般的恐怖。

“诶...”

林不玄都打算从月满楼的断口奋不顾身跳下去了,结果当场被这只白毛狐妖拦住,她可怜巴巴地撒娇:

“公子厌弃奴家了?”

这声音媚到骨子里去了,林不玄以前觉着苏若若那小丫头嗲起来的时候也很媚,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家狐妖才是专业的!

林不玄来不及闭眼就被这只狐妖轻轻捏住了下巴,然后她勾了下来,仰着娥首与林不玄对视,微声嗫嚅道:

“公子在这大离受人制约...实在是太憋屈了,不如跟着奴家去往涂山如何?全涂山都可以伏在你的脚下,只要你将那些...”

这狐妖伸出手比画,林不玄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头,你那是抛橄榄枝拉拢我么?

你那是馋我身子!

你想捉我去当炉鼎,你下贱!

“此外...不论公子想要什么,权力、金钱、女人、地位、修为这些通通都可以。而依先生所好嘛...”

狐妖赤着脚踩在断壁上扭动自己勾人的娇躯,接着道:

“奴家可是妖尊,论地位,全大离至多能与本尊齐平;

论修为,就是那个刚刚被公子置气两下还要发怒的女人翻个倍也及不上的;

论姿色,本尊在涂山公认的首屈一指,再者...不论公子看中了谁本尊都能将之抓来。”

“妖尊之躯...想必公子还没有把玩过吧?奴家可是狐妖哦~幻术之下,想变成谁变成谁...”

狐妖脚下轻踩,“咻”的一下,她双脚双手上各自变出了一副镣铐,脖子上也连着一枚项圈,全身上下皆被绑的严严实实,她轻轻跪了下来,口中含糊不清道:

“公子原来喜欢这样啊...原来公子心底里是那种闷骚型的?居然还想让奴家喊...”

“请主人鞭笞...这类的话?”

林不玄心中再度一颤,下意识后退一步,“咕”的一声咽了口唾沫,他奶奶的,你好懂!

“妖尊请自重啊...”

他稳住心念,事出反常必有妖,周倾韵说这帮狐媚子为了一己私欲什么行径都干得出来,绝不能信。

“嗯...哦?”

那狐妖缓缓跪行了两步,身前身后发出一连串镣铐相撞的声音,正欲再说些什么,月满楼的门忽然洞开,一道寒光斩了进来。

有女声怒道:

“滚!”

妖尊缓缓转过娥首,露出她与白发同色的脖颈,对着那一道飞来的天光讪然一笑,“孽徒。”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